qq分分彩网:2012资讯年终策划:相信与未来

编辑:凯恩/2018-12-16 23:35

  编者按:2012年即将过去,凤凰网资讯推出大型策划《重庆2012》,聚焦本年度最大新闻--“薄王事件”的发生地。下篇《相信与未来:三个重庆故事》,我们选择关注重庆唱红打黑背景下的个体命运,关注被政治改变的人生。

  2012年12月3日,凤凰网在重庆对话黎强之女,讲述红色重庆背后的“黑色”家庭和他眼中的“黑老大”父亲。黎强,原重庆市人大代表,重庆渝强实业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长,重庆“打黑”案的典型人物之一,时被称“红顶黑老大”。2009年12月29日,黎强因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7项罪名,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。其辩护律师赵长青认为检方指控的“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”证据不足。

  我是黎强的女儿,今年25岁。一个开朗爱笑的姑娘,我的性格和爸爸很像,我们都是乐天派。

  有一次我去见李庄,他见到我后,说别人来都是哭哭啼啼的,就你笑嘻嘻的。在外人看来我好像受打击没受够,其实因为没有办法,事情已经这样了,再哭也不能挽回,还不如给自己少点压力。

  爸爸的一个狱友出来后告诉我,爸爸在里面学了很多东西,而且参加了成人自考,已经过了8门课。我爸爸说没办法,把我关起来坐牢,至少得念一个大学文凭出去,不能浪费时间。

  他在狱中患上了白内障,一只眼睛已经失明,11月刚刚做了手术。我还劝他别去考了,他说不行,已经复习那么久,得去考。其实去年就已经批准他做手术,他不愿意出来,一是他觉得带着手铐脚镣做手术,是对人格的侮辱;第二,他觉得没希望了,看得见还不如看不见,有点万念俱灰,这是后来我才知道的。

  2009年7月14号,父母被带走,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,可当时我并不知道。事后三天才辗转得知。

  那时我人在美国,5月份从波士顿一所大学毕业,刚刚工作。我很少主动往家里打电话,一般都是爸爸打给我,一个礼拜通一次话。就在被带走的前一天,爸爸还给我打了电话,因为刚刚毕业,我有些迷茫,感觉实际工作与想得有些出入。我问爸爸:你现在做的事是不是你想做的?会不会让你感到快乐?他想了一会儿,没有直接回答,说我还没有长大,如果他也这样想的话,我们就没有饭吃了。

  7月14日,我破例主动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,那时没有任何征兆,没有人接听,我也没有多想。16号,我又打给妈妈和家里其他人,都没有人接。我很纳闷,第一反应是会不会集体出车祸了?这是我能想到最糟糕的情况。

  我打给公司,接电话的人支支吾吾,说我爸妈去开会了,当时我大脑有点空白,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又过了一天,纽约时间凌晨5点多,爸爸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,说我爸涉黑被抓了。我问他什么是涉黑?他说就是涉嫌黑社会,我说你在开国际玩笑,我真的以为他在开玩笑,就是写小说我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。

  挂掉电话,我开始在网上搜索相关新闻,论坛上已经有了爸爸是“黑老大”的各种消息。法没有定罪,舆论已经先定罪了。我自己清楚,他们是怎样的人,但毕竟大多数人并不了解他们,是跟着舆论走的,后来我在想以前自己是不是也这样。

  我爸爸本来就有络腮胡,头发有点卷,看起来有点“坏”,小时候我还跟他开玩笑,想不到一语成谶,他就成了“黑社会老大”。我相信父母,清楚他们的为人,但看到网上那么多舆论,我想过是不是哪里真的出了问题?是不是跟谁有过节?

  刚刚得到消息时,我有赶紧买机票飞回重庆的冲动,第一天我好像行尸走肉一般,什么事情也没有做。后来我告诉自己这样不行,要好好想一想,我给自己列了一个单子,分析各种选择的利弊。

  我能做什么?现在的公司怎么办?我要不要找媒体、找律师?当时我有点天真,因为按照美国的法律,抓人后48小时内不起诉的话,要放人,当时我父母已经被抓3天,没有任何被放的迹象。我想找美国媒体,但我不能估量这事情有多大,万一本来没有什么,反而弄成了国际舆论。

  到底要不要回来?我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。我很了解爸爸的性格,他从小跟着父母尝过各种苦,很倔强,不是他做的打死也不会承认。但如果对他实施精神上的折磨,也许他会扛不住。我是家里的独生女,是父母最大的软肋,我怕回来被利用,父母看到人家对我做什么,他们可能招架不住,为了我而不得不承认,或者说一些违心的话。

  经过层层思想斗争,我没有回来,直到一年后觉得可以见父母了,才回来。我猜测如果当时我在重庆,也会被拘留。

  我从小比较独立,父母对我算是半放养,爸爸一直拿我当儿子养,对我影响很大,经常跟我说遇到什么事情要多思考。

  我唯一一次落泪,是见到重庆官方登出的父亲那张胡子拉碴的大头照。我爸的脸本来是圆的,而那张照片他看起来瘦了20多斤,那时他才进去五六天。看到那张照片,眼泪唰一下就流下来了,我好像看到爸爸的眼睛里都是泪。他是吃软不吃硬的人,你对他越强硬,越没有办法,就是这样一个坚强的人竟然到了这步田地,很难想象他在里面的遭遇。

  我爸爸现在被关在渝都监狱,在那之前,他被秘密带到一个基地,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被刑讯的基地在哪里。爸爸的狱友告诉我,那时经常半夜被提讯,专案组的人给爸爸拍了几十上百张照片,各个角度不停地拍,最后挑选出一张看起来最穷凶极恶的一张公开。

  这位狱友还跟我讲,刚进去,爸爸一直坐在老虎凳上,五天六夜不让睡觉,不给吃不给喝,头还被罩着,半夜被叫起来提讯,qq分分彩网,头罩一掀,一个大灯就像拍戏一样射到脸上。我不知道爸爸的白内障是不是那个时候患上的。饿得快晕过去了,给一碗稀饭,没有几粒米,但里面放有辣椒籽。

  我后来问爸爸,他不太想跟我讲,怕我伤心,自己也不太愿意讲。爸爸当时有点万念俱灰,只想把自己了结了。但一想,死了就是畏罪自杀,百口莫辩,什么东西都可以往自己身上加,不行。我妈妈出来以后,说当时如果不是想着我,她早就去死了。

  2010年6月左右,我才和父亲见面,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已时隔2年。当着父母的面,我从来没有哭过,见面时我们也没有那么悲情。我跟他说还是要总结下教训,我希望他想一下为什么会进去。我还以彭老总、的经历安慰他。现在我每次去见爸爸,他都笑嘻嘻的。

  到目前为止,他还没有让奶奶去看。爸爸和二叔,都进去了。一是爸爸怕奶奶看伤心,我奶奶做了40年的寡妇,现在80多岁了,好不容易儿子稍微有点出息了,却又这样;二,他也怕自己看到奶奶控制不住。我爸爸特别孝顺,常跟我说,老家人活的时候,要尽孝的,不要留遗憾。

  庭审之前,我最怕的是爸爸、妈妈被关傻、关疯了。我读过《一九八四》,有些东西想想是非常恐怖的。庭审上,发现爸爸逻辑相对来说比较清醒,还没傻,还能开玩笑。

  归根到底,爸爸做得很多事情都与小时候的经历有关。爸爸13岁的时候,爷爷去世,下面还有5个弟弟妹妹,念到初中被迫退学,家里什么事情都要管。小时候可能遭遇过一些不公平待遇,他就一直很想为民营企业争得一些平等的权利,他就觉得公平非常重要,竞争没问题,但要摆在一个平台上来公平竞争。他做市人大代表时,就曾多次为民营企业争取空间。

  我也有考虑过,爸爸在经营中是不是真的存在违法行为。中国的法律体制不太完善,我们都是摸着石头在过河,很多事情都不太清楚,你去试一下是怎么样的,做成熟了,去补办各种手续,然后你就合法了。

  我爸爸做人非常低调,做事相当高调,他做事会给人家一种比较强势的感觉。但他不会在桌子下面做事情,爸爸在政治方面智商为零,我说他历史看得太少了。

  我们的性格很像,只是我的文化水平可能比他稍高一点,但他的优秀品质绝对比我多。我爸爸没有念多少书,不喝酒、不吸烟、不打牌,什么兴趣爱好都没有,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。

  以前家里没出事的时候,妈妈就经常劝爸爸,让他别做了,事业做这么大有什么意思?我们又花不了那么多钱,爸爸妈妈都很节俭,妈妈出门都坐公交车。我也劝他,别这么累,挣这么多钱有什么用?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人过得开心一点就行了。如果说一开始,是为生计;到后来他做这些,已经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为了实现一种人生价值。

  我最佩服的还是他做事情有毅力、有恒心。其实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,做什么事情都要持之以恒,说话做人又直,很少留心眼,他最大的缺点就是脾气太暴躁,也可能因此树了一些敌人,他甚至认为那些都不是敌人,只是竞争对手。人的性格很难改变。但现在他的脾气好多了,也许与年龄增长有关,他今年已经50岁了。

  爸爸跟我差不多高,我平时走路都喜欢搭他的肩膀。2010年,有一次我们在监狱吃晚饭,我突然发现爸爸的背有点也不是驼,就是觉得他好像老了。那一瞬间,我特别伤心,但在他面前我不会掉泪。

  吃饭的时候,他就说还是要申诉,我爸爸说,不能坐地等花开,必须要自己去努力争取。爸爸说,历史迟早会还给他一个清白,有可能他这辈子看不到,但他相信总会给他一个清白,到现在他都没有认罪。

  我不知道爸爸之前是否意识到后来发生的一切,但以我对他的了解,就算他知道了,也不会跑。一是他觉得自己本来就没有事,为什么要跑?他其实有民族主义倾向,他认为国外也没有比中国好,他不希望我留在国外,让我学业完成后回来报效祖国。

  他出事以后,叫我不要从商,还是做学问最好。他一直都希望我好好念书,他觉得自己书没有念好,就希望我好好念书,就是现在,他还是希望我继续念书。

  爸爸让我对妈妈好点,不要跟妈妈拌嘴,他说妈妈很不容易。妈妈出来后,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,我不知道是她选择性去遗忘,还是受打击太大。

  我从来不觉得这个事情对我来说是一种耻辱,从来不觉得。我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情,就是成为我父母的女儿。

  重庆是我的家乡,我以前非常热爱重庆,现在多少有些伤心。我伤心不是觉得它辜负了我,只是觉得这个事情在我身上发生,还是有点伤心。

  爸爸还曾开导我,不要因此变得愤世嫉俗,不要觉得社会、生活背叛了你。我不会有这样的想法,这三年,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。父母出事以后,我特意通过看哲学、历史方面的书,从纯粹的知识中,寻找慰藉。我是非常乐观的一个人,选择以最好的方式去想任何事情。

  编者按:2012年即将过去,凤凰网资讯推出大型策划《重庆2012》,聚焦本年度最大新闻--“薄王事件”的发生地。下篇《相信与未来:三个重庆故事》,我们选择关注重庆唱红打黑背景下的个体命运,关注被政治改变的人生。

  2012年12月3日,凤凰网在重庆对话黎强之女,讲述红色重庆背后的“黑色”家庭和他眼中的“黑老大”父亲。黎强,原重庆市人大代表,重庆渝强实业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长,重庆“打黑”案的典型人物之一,时被称“红顶黑老大”。2009年12月29日,黎强因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7项罪名,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。其辩护律师赵长青认为检方指控的“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”证据不足。

  我是黎强的女儿,今年25岁。一个开朗爱笑的姑娘,我的性格和爸爸很像,我们都是乐天派。

  有一次我去见李庄,他见到我后,说别人来都是哭哭啼啼的,就你笑嘻嘻的。在外人看来我好像受打击没受够,其实因为没有办法,事情已经这样了,再哭也不能挽回,还不如给自己少点压力。

  爸爸的一个狱友出来后告诉我,爸爸在里面学了很多东西,而且参加了成人自考,已经过了8门课。我爸爸说没办法,把我关起来坐牢,至少得念一个大学文凭出去,不能浪费时间。

  他在狱中患上了白内障,一只眼睛已经失明,11月刚刚做了手术。我还劝他别去考了,他说不行,已经复习那么久,得去考。其实去年就已经批准他做手术,他不愿意出来,一是他觉得带着手铐脚镣做手术,是对人格的侮辱;第二,他觉得没希望了,看得见还不如看不见,有点万念俱灰,这是后来我才知道的。

  2009年7月14号,父母被带走,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,可当时我并不知道。事后三天才辗转得知。

  那时我人在美国,5月份从波士顿一所大学毕业,刚刚工作。我很少主动往家里打电话,一般都是爸爸打给我,一个礼拜通一次话。就在被带走的前一天,爸爸还给我打了电话,因为刚刚毕业,我有些迷茫,感觉实际工作与想得有些出入。我问爸爸:你现在做的事是不是你想做的?会不会让你感到快乐?他想了一会儿,没有直接回答,说我还没有长大,如果他也这样想的话,我们就没有饭吃了。

  7月14日,我破例主动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,那时没有任何征兆,没有人接听,我也没有多想。16号,我又打给妈妈和家里其他人,都没有人接。我很纳闷,第一反应是会不会集体出车祸了?这是我能想到最糟糕的情况。

  我打给公司,接电话的人支支吾吾,说我爸妈去开会了,当时我大脑有点空白,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又过了一天,纽约时间凌晨5点多,爸爸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,说我爸涉黑被抓了。我问他什么是涉黑?他说就是涉嫌黑社会,我说你在开国际玩笑,我真的以为他在开玩笑,就是写小说我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。

  挂掉电话,我开始在网上搜索相关新闻,论坛上已经有了爸爸是“黑老大”的各种消息。法没有定罪,舆论已经先定罪了。我自己清楚,他们是怎样的人,但毕竟大多数人并不了解他们,是跟着舆论走的,后来我在想以前自己是不是也这样。

  我爸爸本来就有络腮胡,头发有点卷,看起来有点“坏”,小时候我还跟他开玩笑,想不到一语成谶,他就成了“黑社会老大”。我相信父母,清楚他们的为人,但看到网上那么多舆论,我想过是不是哪里真的出了问题?是不是跟谁有过节?

  刚刚得到消息时,我有赶紧买机票飞回重庆的冲动,第一天我好像行尸走肉一般,什么事情也没有做。后来我告诉自己这样不行,要好好想一想,我给自己列了一个单子,分析各种选择的利弊。

  我能做什么?现在的公司怎么办?我要不要找媒体、找律师?当时我有点天真,因为按照美国的法律,抓人后48小时内不起诉的话,要放人,当时我父母已经被抓3天,没有任何被放的迹象。我想找美国媒体,但我不能估量这事情有多大,万一本来没有什么,反而弄成了国际舆论。

  到底要不要回来?我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。我很了解爸爸的性格,他从小跟着父母尝过各种苦,很倔强,不是他做的打死也不会承认。但如果对他实施精神上的折磨,也许他会扛不住。我是家里的独生女,是父母最大的软肋,我怕回来被利用,父母看到人家对我做什么,他们可能招架不住,为了我而不得不承认,或者说一些违心的话。

  经过层层思想斗争,我没有回来,直到一年后觉得可以见父母了,才回来。我猜测如果当时我在重庆,也会被拘留。

  我从小比较独立,父母对我算是半放养,爸爸一直拿我当儿子养,对我影响很大,经常跟我说遇到什么事情要多思考。

  我唯一一次落泪,是见到重庆官方登出的父亲那张胡子拉碴的大头照。我爸的脸本来是圆的,而那张照片他看起来瘦了20多斤,那时他才进去五六天。看到那张照片,眼泪唰一下就流下来了,我好像看到爸爸的眼睛里都是泪。他是吃软不吃硬的人,你对他越强硬,越没有办法,就是这样一个坚强的人竟然到了这步田地,很难想象他在里面的遭遇。

  我爸爸现在被关在渝都监狱,在那之前,他被秘密带到一个基地,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被刑讯的基地在哪里。爸爸的狱友告诉我,那时经常半夜被提讯,专案组的人给爸爸拍了几十上百张照片,各个角度不停地拍,最后挑选出一张看起来最穷凶极恶的一张公开。

  这位狱友还跟我讲,刚进去,爸爸一直坐在老虎凳上,五天六夜不让睡觉,不给吃不给喝,头还被罩着,半夜被叫起来提讯,头罩一掀,一个大灯就像拍戏一样射到脸上。我不知道爸爸的白内障是不是那个时候患上的。饿得快晕过去了,给一碗稀饭,没有几粒米,但里面放有辣椒籽。

  我后来问爸爸,他不太想跟我讲,怕我伤心,自己也不太愿意讲。爸爸当时有点万念俱灰,只想把自己了结了。但一想,死了就是畏罪自杀,百口莫辩,什么东西都可以往自己身上加,不行。我妈妈出来以后,说当时如果不是想着我,她早就去死了。

  2010年6月左右,我才和父亲见面,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已时隔2年。当着父母的面,我从来没有哭过,见面时我们也没有那么悲情。我跟他说还是要总结下教训,我希望他想一下为什么会进去。我还以彭老总、的经历安慰他。现在我每次去见爸爸,他都笑嘻嘻的。

  到目前为止,他还没有让奶奶去看。爸爸和二叔,都进去了。一是爸爸怕奶奶看伤心,我奶奶做了40年的寡妇,现在80多岁了,好不容易儿子稍微有点出息了,却又这样;二,他也怕自己看到奶奶控制不住。我爸爸特别孝顺,常跟我说,老家人活的时候,要尽孝的,不要留遗憾。

  庭审之前,我最怕的是爸爸、妈妈被关傻、关疯了。我读过《一九八四》,有些东西想想是非常恐怖的。庭审上,发现爸爸逻辑相对来说比较清醒,还没傻,还能开玩笑。

  归根到底,爸爸做得很多事情都与小时候的经历有关。爸爸13岁的时候,爷爷去世,下面还有5个弟弟妹妹,念到初中被迫退学,家里什么事情都要管。小时候可能遭遇过一些不公平待遇,他就一直很想为民营企业争得一些平等的权利,他就觉得公平非常重要,竞争没问题,但要摆在一个平台上来公平竞争。他做市人大代表时,就曾多次为民营企业争取空间。

  我也有考虑过,爸爸在经营中是不是真的存在违法行为。中国的法律体制不太完善,我们都是摸着石头在过河,很多事情都不太清楚,你去试一下是怎么样的,做成熟了,去补办各种手续,然后你就合法了。

  我爸爸做人非常低调,做事相当高调,他做事会给人家一种比较强势的感觉。但他不会在桌子下面做事情,爸爸在政治方面智商为零,我说他历史看得太少了。

  我们的性格很像,只是我的文化水平可能比他稍高一点,但他的优秀品质绝对比我多。我爸爸没有念多少书,不喝酒、不吸烟、不打牌,什么兴趣爱好都没有,qq分分彩计划。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。

  以前家里没出事的时候,妈妈就经常劝爸爸,让他别做了,事业做这么大有什么意思?我们又花不了那么多钱,爸爸妈妈都很节俭,妈妈出门都坐公交车。我也劝他,别这么累,挣这么多钱有什么用?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人过得开心一点就行了。如果说一开始,是为生计;到后来他做这些,已经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为了实现一种人生价值。

  我最佩服的还是他做事情有毅力、有恒心。其实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,做什么事情都要持之以恒,说话做人又直,很少留心眼,他最大的缺点就是脾气太暴躁,也可能因此树了一些敌人,他甚至认为那些都不是敌人,只是竞争对手。人的性格很难改变。但现在他的脾气好多了,也许与年龄增长有关,他今年已经50岁了。

  爸爸跟我差不多高,我平时走路都喜欢搭他的肩膀。2010年,有一次我们在监狱吃晚饭,我突然发现爸爸的背有点也不是驼,就是觉得他好像老了。那一瞬间,我特别伤心,但在他面前我不会掉泪。

  吃饭的时候,他就说还是要申诉,我爸爸说,不能坐地等花开,必须要自己去努力争取。爸爸说,历史迟早会还给他一个清白,有可能他这辈子看不到,但他相信总会给他一个清白,到现在他都没有认罪。

  我不知道爸爸之前是否意识到后来发生的一切,但以我对他的了解,就算他知道了,也不会跑。一是他觉得自己本来就没有事,为什么要跑?他其实有民族主义倾向,他认为国外也没有比中国好,他不希望我留在国外,让我学业完成后回来报效祖国。

  他出事以后,叫我不要从商,还是做学问最好。他一直都希望我好好念书,他觉得自己书没有念好,就希望我好好念书,就是现在,他还是希望我继续念书。

  爸爸让我对妈妈好点,不要跟妈妈拌嘴,他说妈妈很不容易。妈妈出来后,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,我不知道是她选择性去遗忘,还是受打击太大。

  我从来不觉得这个事情对我来说是一种耻辱,从来不觉得。我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情,就是成为我父母的女儿。

  重庆是我的家乡,我以前非常热爱重庆,现在多少有些伤心。我伤心不是觉得它辜负了我,只是觉得这个事情在我身上发生,还是有点伤心。

  爸爸还曾开导我,不要因此变得愤世嫉俗,不要觉得社会、生活背叛了你。我不会有这样的想法,这三年,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。父母出事以后,我特意通过看哲学、历史方面的书,从纯粹的知识中,寻找慰藉。我是非常乐观的一个人,选择以最好的方式去想任何事情。

  黎强,原重庆市人大代表,重庆渝强实业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长,重庆“打黑”案的典型人物之一,时被称“红顶黑老大”,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