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环球华纳达成合作!没有人能小看抖音在音乐行业掀起波澜的潜力

编辑:凯恩/2018-12-18 22:45

  近日,抖音已先后与多家唱片及词曲版权公司达成合作,包括环球音乐、华纳音乐、环球词曲、太合音乐、华纳盛世、大石版权等公司,抖音获得其全曲库音乐使用权。

  这意味着抖音获得全球超千万首歌曲的正版音乐版权资源,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加丰富的正版音乐内容,北京赛车,支持用户创作更多优质短视频,并助力数字音乐版权保护和音乐行业发展。

  据介绍,环球音乐占有世界唱片市场超四分之一的份额,从古典、爵士到流行,拥有众多世界著名艺术家及艺术团队的唱片出版发行权。华纳音乐同样是世界三大唱片公司之一,在华语音乐圈拥有蔡依林、林俊杰等不少知名歌手。据了解,这也是两大国际音乐公司首次对国内短视频平台授权音乐版权,对短视频行业良性发展起重要作用。

  在国内,抖音还陆续与摩登天空等在内的800多家唱片公司进行合作,推广正版音乐,打通音乐制作及推广的多个环节,对优质音乐和音乐人进行包装,共同推动音乐行业版权保护。

  抖音音乐版权负责人曾表示,版权保护已成为短视频行业能否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,抖音一直致力于版权保护和原创作品扶持,使版权内容在平台得到最好的保护,也让优质的音乐内容惠及更多用户,这是抖音平台的责任所在。

  据悉,平台方与版权方深度合作,为用户提供正版音乐服务的同时,还可以为音乐人提供高影响力与覆盖度的音乐传播路径。抖音曾推出“看见音乐计划”,挖掘和扶持原创、独立音乐人。据统计,抖音“看见音乐计划”已产生超过8万首原创作品,吸引1.4万名原创音乐人参与。

  短视频APP的兴起,无疑是伴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而来——2006年左右,智能手机的大规模上市宣布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视频观看的渠道,自此逐渐从PC端过渡到了手机端。如果说一开始的手机流媒体还受到网速限制的线G网络的普及,网速早已不成问题,短视频的春天与网络的升级换代基本是同步的——2011年3月,“快手”上线月,“秒拍”上线月,“小影”上线月,“微视”上线月,“美拍”上线月,“逗拍”上线月,“小咖秀”上线。

  至今,不完全统计,各种短视频APP已经超过了100个,既有你熟悉的秒拍、美拍、逗拍、趣拍,也有你可能都没听说过的快秀、乐拍、拍乐、盯盯拍、音乐拍。这也是BAT与各大主流视频网站争相厮杀的新战场——腾讯有“微视”,背靠阿里爸爸的优酷有“拍客”,背靠百度的爱奇艺有“啪啪奇”。而“北快手,南抖音”中的快手,先后获得过百度和腾讯的投资;至于抖音,背后则站着“今日头条”的流量互导。南北之争,其实也就是BT与今日头条之争;A当然也没闲着,阿里系除了拍客,还有秒拍等短视频APP矩阵。

  不过最近,巨头们的短视频征途都有点阻碍。在今年4月的短视频应用大范围整改中,首先倒下的是今日头条——旗下两款短视频应用“火山小视频”和“内涵段子”,一被应用商店下架,一被广电发文直接永久关停,原因都是“存在导向不正、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”。也是在同一时间,师出同门的“抖音”也“自觉”关闭所有评论,并且上线月,“抖音”也闯祸了:在广告中赫然侮辱英烈,致使其广告业务被暂停;而抖音的国际版“Tik Tok”又遭印尼政府封禁,原因是应用之中包含“色情、不当和亵渎神灵”的不良内容。

  用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来形容“今日头条”旗下的系列短视频APP恐怕并不为过——“今日头条”本身就是一个充满了三俗内容的下三路“新闻”平台,素以哗众来取宠。就在“火山小视频”“内涵段子”下架关停的同时,“今日头条”本身也因发布和播放内容涉嫌低俗色情等问题,被广电总局严肃约谈,全面清查网站。另一边一直在打擂台的“快手”,与“今日头条”同期被约谈,结果是从安卓应用市场下架。

  这些下架关停与整改,绝不是误杀。这些年来短视频应用闯下的祸,也绝不止一个侮辱英烈:“用户产生内容”的短视频中,有不少内容都是直接上过社会法制新闻的——

  3月31日,央视《新闻直播间》节目报道了包括快手在内的短视频平台出现大量未成年怀孕视频,以未成年生子为噱头,争相炫耀。

  浙江两个小伙吃宵夜,看到隔壁桌有美女,试图用抖音上流行的方式进行搭讪。不料未遂发生口角,最后双方因聚众斗殴被行政拘留。

  江西男子郭某见抖音上有人用奔驰车标当饭盒成了网红,便出门盗取10个奔驰车标,涉案金额上万,在出租屋内被民警成功抓获。

  武汉两岁女童菲菲的爸爸沉迷抖音,试着模仿抖音上很红的拎着孩子翻跟头视频,结果不小心头部着地,脊髓受损严重的菲菲上半身已经无法行动。

  陕西西安一名8岁男童模仿抖音上“胶带粘门”的整人视频,导致6岁的弟弟绊倒摔伤,满地鲜血。

  小女孩自拍,不料将背后妈妈洗澡的画面也发上网,引发大量围观转载和疯狂点赞。

  一个叫“温婉”的17岁女孩在车库跳起魔性舞曲《Gucci Prada》,却以意想不到的速度成为网红,一夜之间涨粉千万,媲美明星,却被爆出一堆辍学泡夜店炫富整容的黑历史。

  还有无数“抖友”开着车在大街上有节奏地按喇叭鸣响暗号,期待其他抖友同样鸣笛回应,却因触犯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“在禁止鸣喇叭的区域或者路段鸣喇叭”,被依法罚款。

  类似的人间悲剧时有发生,不怕悲观地说一句,这是即使整改也未必有效的——当平台体量大到一定程度,人力或者数据辨识就显现出了它的滞后与不足。有人曾拿国外视频网站YouTube做过统计:“平均每分钟就有400小时时长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,如果一个人要看完YouTube上所有的视频,需要大约10亿个小时。这些视频组成了一头极为庞大的数字时代的怪兽,而人类已经无法驾驭它。”

  同样是YouTube,前不久也爆出过“儿童邪典视频”丑闻,各种宣扬暴力暗示色情的伪动画,点击量往往都在数百万。之后国内观众发现,这些视频也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等视频网站中,而且被归在“少儿”“亲子”等门类之下。互联网一直引以为豪的“大数据”“云计算”在这里仿佛成了帮凶:一旦有孩子观看了此类视频,平台反而会推荐更多的同类视频。

  短视频的流行,是因为社会走入了读图时代,从前流行一时的“博客”逐渐被“微博”“播客”取代——当写下140个字都觉得费劲、读取140个字都觉得冗余的时候,Vlog(video blog)就成了大多数人的新选择。

  客观地说,“快手”或者“抖音”都可以为文化传播、为精神给养服务,这样的情况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,比如“抖音”举办过与文博有关的“第一届文物戏精大赛”,也在与敦煌合作推广石窟文化。但相比更加海量的三俗内容,这些优质短视频宛如昙花一现。

  “记录美好生活和伟大的新时代”,这是“抖音”最新的自我宣言。初衷或许如此,但它操作的方式注定了不会产生这样的结果——当你双击“喜欢”一段视频的时候,大数据就默默记住了你的偏好,自觉为你推送更符合心意的内容——长此以往,你的个人画像会在云端变得越来越精准,而这样的操作本身就不可能是为你“打开一扇发现世界的新窗”,它注定了只能是取悦你,不断取悦你。

  最终,一个孩子获得的“快手价值观”,很可能是向往着某个整容网红的富裕生活;而“抖音教会我的事”,也很可能就是一碗“一个番茄饭”,或者让你入手一个能迅速摊出薄饼的电饼铛。

  知乎上有个问题:“有哪些年轻人千万不能碰的东西?”有个高票回答是:“年轻人千万不要碰的东西之一,便是能获得短期快感的软件。它们会在不知不觉中偷走你的时间,消磨你的意志力,摧毁你向上的勇气。”

  这就让人想起另一句话:“不要让青少年有判断力。只要给他们汽车摩托车明星、刺激的音乐、流行的服饰,以及竞争意识就行了。”而说这句话的人,是阿道夫·希特勒。

  抖音产品负责人王晓蔚曾表示:“85%的抖音用户在24岁以下,主力达人和用户基本都是95后,甚至00后。”

  一位坚决不下载抖音的朋友说,她看到这句话,觉得不寒而栗:“很多00后的理想是当网红,这种价值观一部分直接原因源于这些直播平台——大家觉得当网红比有知识技能的人赚的钱更多,按照这个价值观下去,后果是很可怕的。现在技术的发展使整容的资金成本和风险越来越低,当网红的门槛也越来越低,年轻人更要去整容当网红了。我记得以前听一个台湾朋友说,现在台湾社会还是很看重医生行业,学医是很多穷家子弟的出路,因为很多有钱的家庭,都希望娶一个学医的儿媳或者招一个学医的女婿,家族甚至可以支持你开一个个人诊所,这样他们家等于有了一个可以信任的家庭医生。如果穷家孩子能考上重点医学院,后面的生活几乎就可以摆脱贫穷了——这其实可以看出,虽然大家也看重钱,但还是非常尊重、认可对社会有贡献的专业人才的,而不是什么赚钱多就干什么。”

  三观崩塌的还不止是关于钱——你看有多少十六七岁的女孩子,在短视频里晒着娃?早恋生子,未成年怀孕,甚至14岁就生了二胎,这些奇闻正在变得日渐寻常,“未成年妈妈”们对自我的评价可都是“人生赢家”。

  除了用户的年龄,短视频受众所在区域的统计也暗示了另一种趋势:短视频应用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路线——据统计,抖音和快手的用户有35%-40%在四线%分布在二三线城市,而一线%左右。

  为什么快手抖音在三四线城市更容易火起来?一是因为生活节奏慢,有大把空闲时间需要填塞;二是因为学历和收入相对低,比起阅读、戏剧、音乐、演出,互联网短视频应用的成本更低、门槛更低、易接纳程度却高出了几个数量级。没有阅读习惯,或许连一张电影票都显得有些贵,这些精神生活贫瘠的底层受众,却恰恰是抖音快手火起来的一根根细柴,星星之火,最终燎原。

  而抖音快手最可怕的也恰恰在此。你以为它们的原罪是触犯法律?是危险动作引人模仿?是毁三观?不不,那只是附带伤害。抖音快手的存在本身,它们那种以制造无聊短视频来对抗大规模无聊人生的运转模式,就已经是大型的谋杀现场了——谋杀的不仅是时间,还有思考能力。

  在著名的《乌合之众》一书中,作者写道:“群体中个人智力泯灭,存在着以下四个阶段:第一个阶段:自我意识模糊;第二个阶段:独立思考能力下降;第三个阶段:判断力与逻辑在暗示与传染的作用下趋同一致;第四个阶段:残存的智力品质被彻底吞噬